•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今天一個朋友給我說他覺得孤單了,由於嘴笨不知道該怎麼說,

     很多時候自己都是一個人,習慣了,也就成了一種享受。

     “人不可能一個人生活,當個人離開群體過久後,人性就會以一種手段懲罰個人,

     這種手段就叫寂寞。”

      多殘忍的詮釋,我没辦法懲罰自己,只能懲罰我的鏡頭。

     黑了,白了,你看,它有姹紫嫣紅的寂寞。。。

      多美!